渔保协会

近期要闻

猪鸡鸭都能保,就是养鱼保不了

2015-04-21 09:19:33  作者:丁萌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阅读:
    编者按:4月13日,《中国保险报》第1版以“92亩鱼塘一夜死20万斤鱼”为题,报道广东省惠州市潼湖镇仲恺农场出现大量死鱼,有网友在新闻后面跟帖评论:“要是养鱼也能投个保险就好了,风险太大了。”本报记者深入调查采访,了解到当地实际情况是没有渔业保险,抽丝剥茧,追根寻源,进一步由惠州到全国,对全国的渔业养殖保险市场进行了分析,形成此文,以飨读者。
 
    电话那头,张老板听上去有点焦虑。
 
    “这下子亏了差不多了120万了,欠了70多万的债。”张老板说这话时语速突然急促,说完重重叹气。
 
    张老板叫张强,今年44岁,重庆人,25岁就开始在广东惠州做淡水鱼养殖,到今年已经19年了。4年前,张强在惠州市潼湖镇的仲恺农场承包鱼塘。今年4月10日,张强承包鱼塘的其中92亩突然出现鱼类大面积死亡,一晚上死了20多万斤。
 
    “鱼还在死,没停。”张强说,养了这么多年鱼,之前最多一次死1万斤到2万斤,也算是正常。这次的情况从来没遇见过。目前,导致这次事故发生的原因仍无法判断。
 
    张强称,在今年承包仲恺农场的鱼塘前,他询问过太平洋保险、平安保险、阳光保险,想给鱼投保。“结果业务员都说没有,养猪的和养鸡鸭的都可以买(保险),就是养鱼的买不成。我在惠州养鱼19年,从来就没买到过。”
 
    仲恺农场总共有近3万亩养鱼的池塘,其中60%到70%的承包户来自浙江,剩下的主要来自四川、重庆和湖南。据张强所知,这将近3万亩鱼塘,没有一亩上了保险。
 
    张强说的或许非常接近事实——广东保监局表示,目前在广东,政策性渔业保险主要开办的是渔民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和渔船财产保险两类,水产养殖保险尚未纳入。人保财险广州市分公司在番禺试点水产养殖保险试点,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公司广东分公司在中山市试点南美白对虾养殖保险,由市级和区级财政自主给予保费补贴。记者联系了人保财险广东省分公司,对方没有透露目前试点水产养殖保险的保费规模,只是表示该险种整体业务规模还比较小。
 
    广东保监局对此也表示,水产养殖保险由于业务风险高,经营难度大,且未纳入财政补贴范畴,目前在广东仍处于保险公司自主经办,零星试点的阶段,需要重点扶持。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去年5月发布《2014世界渔业和水产养殖状况》报告。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我国水产养殖产量占全球总量的61.69%;我国内陆鱼类养殖产量为2334.1134万吨,占全球总产量的60.47%。
 
    不只是广东没有全面、系统的水产养殖保险,作为全球水产养殖第一大国,我国渔业生产者的经营风险缺乏有效的保险保障。2012年,由国务院发布的《农业保险条例》第二条明确解释,“农业”指种植业、畜牧业、林业和渔业四大类。但在中央部委对农业以及农业保险的管理中,是按照种植业、养殖业与林业的划分方法来进行具体事件的处理——《农业保险条例》发布前的划分方式被沿袭至今,而水产养殖业被并入养殖业中,成为其中的一个分支。
 
    “水产养殖保险目前处于被边缘化的状况。”中国渔业互保协会副秘书长杨斌表示,渔业保险是唯一没有被列入中央财政补贴目录的农业保险种类。
 
    杨斌曾随农业部渔业局前往财政部进行汇报,希望水产养殖保险能够获得中央财政补贴。“财政部对此很重视,但希望继续进行试点。”杨斌说。
 
    那么,试点情况如何?农业部渔业局发布的《2013年全国渔业养殖保险开展情况》报告显示,2013年,安信农险保费收入6145.8万元,人保财险为5508万元,中航安盟财险2496.1万元,渔业互保系统为2035.5万元。渔业经营者采取自保、互保,保险机构采取试点、与其他保险机构共保等方式,分散渔业养殖的经营风险。
 
    整体来看,水产养殖保险规模小,除了风险高和勘验定损难之外,政府财政补贴力度不足是主要原因。据杨斌介绍,安信农险能够在水产养殖保险领域发展初有成效,离不开上海市县两级财政高额补贴的支持,其中2013年补贴比例达到60%。无独有偶,中航安盟财险的水产养殖保险业务能够在2013年实现保费收入2496.1万元,也是因为成都市县两级财政补贴比例达到60%。
 
    无论对于渔业经营者来说,还是对于保险机构而言,现阶段,财政补贴必不可少。由于风险大,保费高,单单依靠渔业经营者承担保费,生产成本大幅提升,他们更倾向于不投保,完全“靠天吃饭”;对于保险机构来说,承保水产养殖保险主要以养殖面积为单位设定保额、再根据保险责任确定费率,人保财险也尝试推行了风力与水文指数保险,但赔付率普遍居高不下。《2013年全国渔业养殖保险开展情况》显示,2013年年度渔业养殖保险的简单赔付率超过70%,渔业互保系统甚至达到119.68%,各公司与机构全年理赔金额1.174亿元。“这让保险机构感觉看不到盈利希望。”杨斌表示。
 
    不过近两年,政府在支持水产养殖保险发展方面,开始渐渐进入角色。2013年,农业部拨款260万元,在浙江省开展水产养殖保险补贴试点工作,补贴占保费比例的20%;2014年,农业部拨付500万元,在安徽省也开展补贴试点。2014年,保监会财产保险监管部与农业部渔业局在广东召开了水产养殖保险工作座谈会,继续推动把水产养殖保险纳入中央财政补贴范畴的工作,同时鼓励各保险机构积极争取地方财政补贴,继续开展试点。
  
    今年年初,江苏省将5个水产养殖品种列入了地方农业保险补贴目录,安徽省则在去年完成了同样的工作。另外,广西水产畜牧兽医局、财政厅、自治区金融办与广西保监局正在研究制定水产养殖保险的发展方案,其中财政厅已经承诺以“以奖代补”的形式,提供比例为60%的补贴。广东省也在计划将水产养殖保险列入补贴试点范围。
 
    杨斌告诉记者,中国渔业互保协会准备与人保财险签订《全面开展水产养殖保险业的合作框架协议》。“市场不能一盘散沙,需要大家一起推动行业发展,需要有人来做渔民的代言人,否则很难发挥推动社会进步的作用。”
 
    这或许也是渔业经营者的需求。当被问及现在准备怎么办,张强表示:“不晓得该怎么办,也不晓得该找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