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保协会

渔保故事

终于等到你 还好我们没放弃

————“琼临渔11003”船南海搁浅救助全记录

2017-06-20 09:13:45  来源:中国渔业互保协会  阅读:
    5月25日,“琼临渔11003”船接船仪式在海南省临高县金牌渔港举行,标志着该船在中国渔业互保协会和交通运输部广州打捞局的共同努力下成功脱浅拖航。交通运输部广州打捞局副局长李泽为、协会副秘书长邓松岭、临高县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陈海珊参加了接船仪式。仪式上,会员船东向广州打捞局赠送了题为“危难之际伸援手 排困解难显真情”的锦旗;协会作为渔民之家、会员之家,亦向广州打捞局赠送了题为“抢险打捞职责神圣 情系渔民不辱使命”的锦旗。
 
    险情报告
 
    3月1日,中国渔业互保协会接到海南省办事处报案,告知从有关政府部门获悉,海南临高籍渔船“琼临渔11003”在南海永暑礁附近海域发生搁浅事故。由于无法直接联系上随船人员,船上人员伤亡情况和渔船损失情况不明!
 
    接报后,协会工作人员从业务系统中核查到“琼临渔11003”船的相关船舶和入保信息:该船为2016年1月新造钢质渔船,船长42.6米,功率420KW,总吨498,船舶价值1000万元;入保“渔船综合险”,保险金额800万元,船上10名船员入保“渔民人身平安意外险”,每人保险金额52万元。
 
    这是海南省近些年来涉案保险金额最大的一起事故,且出险在南沙海域,案情紧急,协会领导非常重视,随即作出指示:启动重大案件应急预案,核查人员救助情况,查明事故原因和损失情况,尽最大努力为会员船东排忧解难!
 
    渔民全部获救
 
    3月2日,协会从海南海事局获悉:
 
    2月28日23时,海南省海上搜救中心接报:“琼临渔11003” 船在南海永暑礁附近海域搁浅,请求救助。接报后,海南省海上搜救中心立即协调附近渔船前往救助,“琼临渔11002”等3艘渔船随即到达距“琼临渔11003”船2至3海里处,但由于风浪较大且附近有礁石,只能在附近守护。
 
    3月1日2时许,“琼三沙渔00312”船到达距遇险船只仅0.8海里处,但风浪依旧较大,且附近有礁石,只能继续在附近守护,等待天亮救援。
 
    3月1日7时49分,海南省海上搜救中心协调南海舰队从永暑礁附近军舰派出直升机,前往救援受困渔民。9时26分,经过一个半小时的努力,南海舰队直升机将8名遇险渔民全部安全转移至军舰,救助行动顺利结束。
 
    这是从前方传来的第一条好消息,在得知渔民零伤亡的消息后,大家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一半,而另一半,依然系在搁浅的渔船上。
 
    搁浅渔船怎么办?
 
    永暑礁附近海域情况复杂,一艘大渔船长期搁浅不做处理,显然会给有关部门添麻烦。船东老王和渔民兄弟已被妥善安置,但要立即组织人员再次靠近遇险渔船进行施救和救助,则心有余而力不足。永暑礁距海南的直线距离超过800海里,协会工作人员要想在短时间内赶往现场与船东见面并进行事故查勘,明显不切实际。
 
    面对重重困难,协会不能无所作为。3月8日,协会副秘书长邓松岭一行前往海南,代表协会与临高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就“琼临渔11003”船搁浅事故后续处理方案交换了意见。双方一致认为,当前首要任务是尽快对出事渔船实施脱浅救助,若贻误时机,待南海海域进入台风季或是有关部门下令强制清除,只会给船东造成更大的经济损失。
 
    初步方案既定,下一步一是要取得会员船东对脱浅救助方案的认可,二是要协助会员船东寻找可靠的救助单位,并尽快就具体救助方案以及费用等商谈一致达成协议。
 
    船东的顾虑
 
    等待,等待,焦急的等待……
 
    终于得到了船东老王随跟班渔船回到临高的消息。协会海南省办事处主任郑在琳第一时间赶往临高调楼镇,与老王见面,转达了协会领导的慰问之情,并表示既然是协会会员,协会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帮助老王度过难关。
 
    船东并不反对实施脱浅救助,毕竟,“琼临渔11003”船如同自家的孩子,从设计、建造、下水到第一次满载而归,老王都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何况,为建造这艘船,老王也向银行贷了款。船在,债务就能解决;船在,希望就在;有谁不希望自家孩子早日回家!
 
    只是现实中巨大的经济压力,迫使老王顾虑重重。本次救助无论成功与否,都可能产生大额救助费用,老王没钱,谁能帮助垫付?倘若救助不成功,或是救回的渔船残破不堪、毫无价值,大笔救助费用岂不是打水漂了?即使救助成功,后期的修船费用又上哪筹集?
 
    想得越多,老王越是眉头紧锁。“现在即使银行还敢贷款给我,我也不敢要,我没有信心了,我不能让儿子孙子将来没有饭吃。”这是见到老王后,他一直叨念的一句话。
 
    多次电话谈,当面谈,甚至在临高海洋渔业部门组织召开的协调会上谈,都未能打消船东的顾虑。
 
    一切交给协会
 
    听完有关情况的汇报,协会秘书长杨斌当即表示:只要船东点头同意实施救助,其他的一切交给协会来办!救助方不好找,协会来找,但一定找有资质的、有保障的;船东没钱,协会可以向救助方提供担保,必要时,甚至可以预付赔款用于支付救助费用。
 
    关于救助方的选择,协会还紧急召开了会议,专题研究。考虑到“琼临渔11003”船救助费用高、操作难度大的实际情况,会议决定,救助工作要选择具有专业资质的交通运输部广州打捞局承担。协会有关部门应就救助协议具体内容尽快与当地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和船东、广州打捞局沟通协商并签订救助协议,尽可能减少船东在救助过程中可能承担的法律责任和油污责任,减轻船东经济压力。
 
    “五一”小长假刚过,协会理赔部会同海南省办事处即组成工作小组前往广州,与广州打捞局商谈救助方案和救助协议。为了最大程度帮船东争取利益,工作小组在商谈的前一天,专程拜会了协会法律顾问——广东敬海律师事务所,与律师反复推敲研究商谈的重点内容和协议条款。
 
    当得知协会是代表受难船东前来商谈救助事宜,广州打捞局表示出最大的诚意,整个商谈过程在友好的气氛中进行。当然,双方在一些具体问题上存在一些分歧,各自有各自的坚持的底线,需要相互协商达成一致。
 
    最终,在协会的主导下,会员船东与广州打捞局签订了“无效果 无报酬”脱浅拖航协议,协会作为担保人出具了全额救助费用担保函,成为实际付款人。
 
    在签订协议的同时,协会还向船东承诺,一旦渔船回港,即可由第三方公估人对渔船损失进行评估,协会根据公估报告即可支付赔款,以解决船东无力支付修船费用的燃眉之急。
 
    你是我的会员,一切交给我,并不是一句空话!
 
    启航!救助!
 
    协议签订之后,广州打捞局迅速组织救助拖轮船队、救助工程船队,调配了一支施工队、一批应急设备、方驳和功率为13050千瓦的“德惠”号拖轮。协会专门安排工作人员随船全程参与救助工作。
 
    5月13日,救助船队从广州出发,17日抵达现场即开展救助工作。全体施工人员和“德惠”轮船员齐心协力,克服了南海海域高温、高湿、紫外线强等困难,精心组织、合理施工,快速完成了水下探摸、抽油、抽水、接拖等工作,抓住5月18日13时15分海水高潮时机,仅用2天时间就成功将“琼临渔11003”船拖出礁盘。
 
    救助成功后,在1天之内完成了遇险船检查、调整浮态及拖力点布置等工作。5月20日接拖离开现场。
 
    我们在等你, 欢迎回家
 
    5月25日,整整13天之后,“德惠”号拖轮和“琼临渔11003”船按计划将回到临高海域锚地。
 
    13时50分,接船有关人员到达临高金牌渔港,远远望去,能看见海上漂浮的两个影子,虽然模糊,但仍能确认,那就是“德惠”和“11003”!“终于等到你,还好我们没放弃”这是当时我们接船人员共同的心声。
 
    当天,海面刮起5级风浪,但扑不灭我们前去慰问参与此次救助行动的每一位人员的热情。小艇在海上颠簸近20多分钟,离“德惠”和“11003”船越来越近了,由于风浪大,为避免玻璃钢质快艇与钢质拖轮发生碰撞事故,原计划在德惠轮举行的接船仪式改在渔港边的造船厂会议室里进行。
 
    李泽为副局长代表广州打捞局参与救助的全体人员向与会人员详细介绍了救助前的准备以及救助过程中的重点工作。本次脱浅拖航,广州打捞局克服海上航程远、海况变化快、脱浅难度不确定等多方困难,成功将“琼临渔11003”船脱浅拖航回临高渔港。邓松岭副秘书长代表协会对“琼临渔11003”船出浅拖航成功表示祝贺,对广州打捞局在此次救助过程中所付出的辛劳和体现的专业水准表示感谢和称赞,并期盼双方加强合作,为协会会员提供更全面、更优质的服务。陈海珊副局长代表会员船东,对广州打捞局在短时间内成功将难船出浅拖航回临高渔港表达了感激之情;对协会“急渔民之所急”,在出险之后千方百计帮助会员减少损失、尽快恢复生产表达了感激之情。
 
    渔船自浮、张网自收、燃料不少,船东老王在距离几米的范围内,亲眼看见了“失去”二个多月的船,要比预想的状况要好很多。老王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这也是我们第一次见到老王笑。老王很腼腆,在即将分别之时,多次稍稍伸出手想以握手的方式表示感谢,但又都是稍稍地缩了回去。协会细心的工作人员捕捉到这一细节,主动与老王握手告别,分明看到了老王眼中的泪光。
 
    “琼临渔11003”,欢迎回家!
 
    协会将践行第五次会员代表大会的指导思想,做渔民和会员温暖的家。
 
    据悉,“琼临渔11003”船已在临高凯鸿船舶工程有限公司上排,后续公估及赔付工作正有序开展。
 

 

相关新闻